当前位置:首页 > 本地历史 > 正文

情报工作(1946—1949)

更新时间:2019-07-22 19:20:43来源:本站点击数:35

  傅冬菊,又名傅冬,傅作义的女儿,抗战时期就读于重庆的南开中学,其间接受影响,参加了“读书会”。此后她考入昆明西南联合大学,不久即加入了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毕业后,傅冬菊在天津《大公报》担任记者,其间秘密加入党。

  阎又文,这个陌生的名字,与刘厚同、何思源、傅冬菊三人并列为北平和平解放的功臣,肖像置于显著位置。新中国成立前,他表面身份是傅作义秘书、少将,实为隐蔽战线上的党员;新中国成立后,他明为起义将领,实为党的工作者。直到他逝世31年后的1993年,阎又文的真实身份才为其子女得知,而他的故事和功绩,仍不为大众所知。

  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有大批的特别党员和秘密党员潜入敌人内部,为党组织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针对的这一部署,国统区党组织发动群众,开展反对破坏,反对,反对迁移,保护工厂,保护学校,保护机关,保护城市完整的斗争。2月上旬,上海市委决定利用的“应变”口号,发动群众广泛开展护厂护校及发放应变米的斗争。

  为了贯彻中央指示精神,上海中央局决定,首先在南京发动学生开展反饥饿反内战运动,并使其向全国范围内推广。在这种情况下,统治区爱国运动不再提反内战口号,而是寄希望于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一次又一次掀起反饥饿、反斗争浪潮。

  抗暴刚开始,中央即清楚地看到这场中蕴藏着的巨大潜在力量和光明前途,十分重视加强对这一运动的领导。31日,中央指示当时还在国统区的董必武、吴玉章、张友渔、叶剑英、刘晓等同志,组织平、津、沪、渝、蓉、昆、港、杭等城市党组织及海外华侨发动,声援北平学生抗暴运动。“造成最广泛的阵容……采取理直气壮的攻势,使不敢压迫,并达到暴露之媚外及‘国大’制宪全系欺骗之目的。

  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出现了一些认贼为父、为虎作伥的汉奸。一般说来,大汉奸的出身不是政客就是军阀。也就是说,当大汉奸也是要有本钱的。从这个角度看,郝鹏举是一个另类。郝鹏举投敌的时候,兵无一人,身无分文,但到头来,他在汪精卫那里却受到了特别重用,最后,竟发展为汪伪系统拥兵自重的一方诸侯和封疆大吏--伪淮海省省长、汪伪和平救徐州绥靖主任。抗战胜利后,他又摇身一变,复投蒋介石成了。1946年因受国民

  1949年的4月初,上海正处于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为了配合中国人民解放军顺利解放上海,中央上海局决定策反重兵在握显赫一时的“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

  解放战争中,太原是华北最后解放的一座孤城,迟于天津、北平,比解放南京还迟半天。太原前线我军的作战部队基本力量包括十八兵团的三个纵队一野的一个纵队,及晋中军区部队,统一由十八兵团司令员徐向前指挥。

  遂派党员冯世光和进步人士王子庄到定边向警三旅旅长兼三边地委贺晋年汇报安边情况。当日下午支援起义的警三旅一部在副旅长吴岱峰、参谋长张文舟等领导下进入安边,受到全城军民的热烈欢迎。起义后不久,贺晋年陪同曹又参到了延安,受到主席等中央的亲切接见。

  高树勋部本身就有悠久的传统,早在1931年的宁都起义,几乎是中国早期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一次起义,当时高部官兵毅然走上道路,不能不对躲回后方的高树勋带来极大震动,这也在其后数十年间持续影响着高树勋将军。紧随其后的察哈尔抗日同盟军,高树勋将军加盟其中,更令他成为蒋介石的眼中钉。到了抗战结束,高部奉命北上进攻,在前后刘邓新胜之师,后有蒋介石严令督战的情况下,身为非嫡系西北军出身,部下深受中

  1949年1月,中央情报部获悉傅作义守卫北平的方针,又获得《北平城防方案》、《北平城垣作战计划》及详细地图等重要情报。李克农把王玉从陕北保安处调到中央情报部,保持了“王玉-——阎又文——傅作义”这条情报路线

  1948年10月17日,正当辽沈战役胜利发展之际,在我强大的军事压力和积极的争取之下,军滇系第六十军军长曾泽生将军率部于长春起义。这一义举,对和平解放长春,加速辽沈战役的胜利和东北全境的解放,做出了积极贡献。这是东北我军正确贯彻军事思想和瓦解敌军原则的结果,是党的政策和策略的胜利,我党优秀的秘密工作者刘浩在其中做出了重大贡献。

  1948年秋天,正当我人民解放军为攻克在山东的老巢——济南,与蒋介石11万重兵展开激烈鏖战之时,有一条看不见的战线,同样进行着紧张激烈的战斗——我地下工作者在党组织的领导下,机智勇敢,成功地策划组织了济南西守备区总指挥、整编第九十六军军长兼八十四师师长吴化文率2万余部战场起义,从而加速了济南战役的进程。

  1946年4月,胡立教随华东局、山东军区副政委黎玉赴延安参加五四会议。在这次会议期间,胡立教向中央社会部汇报了华东军区的情报工作。中社部负责人指出:在国际国内新形势下,情报斗争只能加强,不能削弱。胡立教回山东后,在华东局和军区领导下,着力加强了情报工作,为解放战争的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

  1948年5月,冀东区党委部署地下党员搜集天津情报,百余日即搜集情报85份,其中有反映守敌兵力分布和工事位置的《天津敌军点线月,华北局城市工作部向市内地下党组织部署搜集天津城防图任务后,隐蔽在天津市工务局城防第一区工程处的地下党员麦璇琨,利用工作之便亲手绘制一张全面反映城防工事的图纸交给了组织。

上一篇:大成360互联网+大数据100A

下一篇:大学中国近代史考试试题